当前位置:首页 > 第11页
初恋的回忆

              时光过得真快,一转眼17年过去了,历年来算得上初恋的,仔细回想起来也就只有一位,那就是黄金珠,小名猪猪。是我妹妹的闺蜜,具体她们怎么认识的无从考证,只是知道她们现在还偶尔有联系。大概是在03年的时候,在妹妹的介绍下,我与她认识了。开始在QQ上聊天,彼此感情发展很快,还一起拍了大头贴,没多久就...

3年前 (2020-06-18)
监控施工现场查看艳闻

        28日下午,王伯达打了个电话过来说要去他亲戚家看看,说要安装监控,本来也不抱什么希望,纯粹就去走走咯,晚上7点左右到他家里面汇合,闲聊了几句就骑车前往他亲戚家里。他亲戚家就住在王伯达父母住的地方附近。离差不多几百米吧!到了以后发现是那种平层小别墅,说是拆迁安置的。他亲戚自己又买了一套就在隔壁。按了门铃,他的亲戚就下来开了门。开门的是一个徐娘半...

3年前 (2020-05-29)
别拿别人当傻子

              做生意讲究的是诚信,彼此相互尊重,你觉得你做了一次损人利己的事情后,别人还会傻愣愣的再上第二次当吗?之前一直问价格,还信誓旦旦说会找我买,结果我报价了,拿我的报价去找别人压价,把东西给买了。连一次杀价的机会都没给我,这他么的人品问题。反正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很多时候都是见不得别人好的,所以我也...

3年前 (2020-05-16)
最近比较倒霉

             他喵的,昨天下午真是倒霉,提前回来。本来想去那些按摩店看看,结果电动车撞倒了一辆左拐的粉色奥拓的驾驶室,从侧面干上去,车门直接被刮了一道。那个人在驾驶室里跟我大眼瞪小眼,我把车扶起来,一脸懵逼,突然反应过来事情不妙,要是一直待在现场,肯定要赔对方钱,妈的,最近不景气,哪里有那个闲钱去赔别人呀。这车门一刮...

3年前 (2020-05-15)
光头家闲时泡茶画仙

               周二下午突然接到王伯达的电话,说那个小米wifi中继器要重新配置,那东西是找我拿的,所以就约好下午过去给他看一下,哪知被王孝明拖着做事,说要改什么表格,于是一拖就拖到6点,6点半到老王家里,二话不说就给他把中继器重新配置上,原来这家伙路由器坏了,让移动的来换了一个,结果没有把原来...

3年前 (2020-05-14)
走访郑志南

      很快,一个礼拜就这么过完了,糟心的事也都过去了,之前说好要去前保安郑志南家里走走的事趁下午没什么事也一并安排上,微信确认他有在家里就让他发了个坐标过来,跟着导航从公司出发,约摸半个小时抵达目的地,他家离我家大概3公里路程,在菜洲路这里57号,之前就听说这家伙有不少物业,果不其然,电动车停在他住的地方对面的一个小平方围埕里,那个地方也是他们家的物业,到了他...

3年前 (2020-05-09)
真实的双飞经历

               双飞,顾名思义就是一男玩两女,让两个女的轮着伺候男的,可以在90或120分钟内搞3炮!这是很多酒店桑拿常有的项目。只要愿意,选中喜欢的技师就可以在客房内玩双飞。一般价格是单个400,双飞 700。这个项目我也曾体验过,前几年大概是17年,那时候家里的事老是乱糟糟的,闲着无聊就喜欢去酒店玩,...

3年前 (2020-05-08)
清风拂去红尘无憾

             经过一个星期的处理,明东的事情在今天终于处理完了,周一上午,家属一行人来到泰亚公司协商,是老余负责接洽协商的,明东家属开出了50万的赔偿,后续双方经过一系列唇枪舌战,下午5点左右最后将赔偿款定在了补偿明东到退休年的工资,按一年5万来算3年15万,明东刚好距离退休年龄还有3年。家属也欣然接受了,...

3年前 (2020-05-06)
我的青春过客之李培琦

                  2007年,那会刚退伍回来。闲着没事就上网交友聊天,那时候流行同城交友,我的前女友和她就是这段时间认识的。和她聊天蛮开心的,那时候她还小,还在上小学六年级。聊了一段时间我们就约了出来见面。第一次见面大家都比较腼腆。她时常抱怨自己不受家里人待见。经常被哥哥嫂嫂欺负!...

3年前 (2020-05-04)
裁员之路的血雨腥风

       随着2020.5.1的来临,一场血雨腥风的裁员之路也宣告落幕,所有的结果已然揭晓。此次裁员保安部门最为受伤,原队长陈明东被降级成组长,薪资待遇是否降低还不得而知,现在一天要上12小时要跟着组员上夜班。原组长黄振国被降级为组员,郑志南和张勇被裁撤,杨建被转岗到EVA车间。保洁组当中资历最老年事最大的柏友江以65岁的高龄被裁,舍监原本也在裁员之列因...

3年前 (2020-05-01)
没想到早上的谈话竟然成了他的永别

        晚上7点多,和往常一样在家带孩子,手机响起,是王孝明的电话,他打来问我有关明东家里的电话,我说我也不知道。然后还给明东发了条短信说老王找他。后来感觉事情不对,查看公司的监控录像,发现有救护车进出,直觉告诉我有大事发生,于是我立马打电话给黄振国,黄振国告诉我老陈已经走了。听到这几个字我震惊了。今早10点多我还和他与吴丙丁在保安室泡茶聊...

3年前 (2020-04-30)
我的肛交经历

              都说从后面肛女人很爽,一直没有机会体验,想从女友身上体验,说好结婚后把肛给我,可惜等不到那一天了。她就已变成我的前女友了。不过这种事情不存在做不了,只有你愿不愿意!16年那年,还没跟前女友彻底断绝时,有一次从狼友群里认识了一个兼职女。群里有她的联系方式,看她经常往返泉州厦门各地,于是就想尝一...

3年前 (2020-0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