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第8页
关于王三八

王三八这个外号是对王慧珍的称呼,因为她真的很三八,从平日的种种行为来讲绝对对得起这个称号。此人进入泰亚12年了,职位从人事部文员干到生控部内勤,再到现在即将要被扫地出门弄到车间品保部去,起起落落那么多年她也无所畏惧。早在几年前,他们的生控部经理吴晓燕就不大待见她,想让她生完小孩就直接走人,奈何当时没人,只能继续让她在公司待着,直到去年她因为和客户对骂的事东窗事发,被客户建议把她换掉,吴晓燕也借此机...

2年前 (2021-02-28)
父亲母亲

不知不觉,自己即将跨入人生的第36个年岁。除了自己又老了一岁外,父母也老了一岁。这36年,我经历了儿时、求学、工作、当兵、恋爱、结婚、生子、二孩。不说事业有成,但最起码一项都没落下别人。这当中也经历过生离死别,好在自己命硬运气好活了下来。自己的心态也在不断发生着变化,从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到现在成为一个安于现状的油腻大叔。看着父亲日渐苍老,自己内心也感触颇多。前半生他可以说是一无是处还到处造孽闯祸,...

2年前 (2021-02-28)
有些人还是好自为之

      月末了,不想指名道姓某些人,真不是一般的双面人,劳资都觉得自己很两面派,没想到还有比我更狠的。妈的!真是刷新了我的三观了。前一天还主动说跟老王说好了让我来上班,隔天工会去报名单的时候说我不符合要求是主动提前上班的,他娘的真不要脸,自己部门的人初七上班都可以写申请为何别人不行呀。狗日的!最恨这种垃圾了。虽说劳资也不差那100块钱,但你这样子就很不厚道了,摆明...

2年前 (2021-02-28)
近期的一些情况

不知是不是每年都和春节相克,每到春节前夕必定要出一些幺蛾子出来,这不,还有半个月就春节了,24号早上一起来就突然声音嘶哑,完蛋感冒了,下班吃完饭回来感觉整个人都不是很舒服,喝了一些感冒冲剂和罗汉果,独自到另一个房间关起灯来浑浑噩噩的睡下了,那一个叫难受呀,呼吸急促有些困难,浑身发冷一直打哆嗦,把自己包裹在被子里热乎乎的。头也难受,辗转反侧。期间上了好几次厕所,把毒素都从体内排了出来,好不容易才睡下...

2年前 (2021-01-27)
一个奇怪的春梦

凌晨4点多,被臭女儿的哭闹声吵醒,一时浑浑噩噩睡不下去,拿起手机刷了一会抖音,没多久就迷迷糊糊又睡了下去,迷迷糊糊进入了梦乡做了个春梦,不知道是卖手机还是修电脑,来到男主家中,男主是个小男生,宅男一枚,他母亲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就像日本毛片的熟女白皙丰满,且文文弱弱的,让人有种想扑过去的感觉,不知道是修着修着电脑还是在给男主介绍手机的性能,这个时候手机突然传出不堪入耳的娇喘声和浪叫声,我试着去关闭视...

2年前 (2021-01-26)
关于安庆工厂的传闻

最近安庆工厂那边的传闻不断,说那边要和安鑫联合办厂。综合各种传言总结一下:1、安庆的财务确定要撤掉。如果撤掉的话那就不是单纯的联合办厂了,更像是被吃掉,毕竟财务都不派驻怎么能是合办呢?2、各方面变动是板上钉钉的事了。至于怎么个变动法有待老板们拿出最终方案来。3、厂房地皮机台设备还是属于泰亚的资产。更大可能是安鑫使用安庆泰亚的设备、人员进行生产管理,地皮和厂房泰亚不会说卖就卖,毕竟老值钱。4、关于人...

2年前 (2021-01-16)
为了女儿真是操碎了心

       8号忙了一天,带着一家人回到家里,本来就很疲惫,我也就疏忽了在沙发上歇息了一会,玩玩手机看看电视,老婆也在忙着整理衣物,房间的门开着,臭宝贝就这样晃晃颠颠的进了房间,看着她妈在那里整理衣物,突然一声巨响,感觉不对过去看了一下,臭宝贝摔了一跤,眼角磕到了桌角,大哭了起来,我赶紧观察流血的地方,好在不是眼角,只是上眼睑皮破皮流血,吓得我俩紧张起来,...

2年前 (2021-01-16)
鸿门宴

前天,王孝明提议去公司餐厅聚餐,看在他的面子上我昨晚就准时赴约,不曾想这个饭局不是老王主办的,酒和一些菜都是老余花钱的。于是我预感不是什么好事,看这架势老余应该是想趁聚餐敲打一下某些人。果然不出我所料,刚入席没几分钟就开始在那里叽叽歪歪了。先是借林总之口说安踏的司机很尽职尽责,老板上下车都要下来开车门,有行李的话还要帮忙拿出来。还指桑骂魁说个别司机开车开得很快,有些上了年纪的客人很不习惯,而且还飙...

2年前 (2021-01-05)
云与海-爱而不得(歌词)

众生皆苦,爱而不得的又何止你我。如果曾经有那么一个人出现,温柔了岁月,往后你还会再着眼于其他吗?天边的云一望无际俯瞰那双眺望的眼睛时间还在远行留下谁的脚印不只是贪恋的勇气命中注定不能靠近爱你的事当做秘密怕惊扰你从此远离无穷尽多想能够潜入海底温柔的栖息是抚平 你心口的原因如果世间万物能跨越能相爱也能成全云与海忘了离岸多远多危险都看不见如果海角天涯不分开不难捱眼泪终会厮守别忘了 它们的爱而 不得命中注...

2年前 (2020-12-04)
旧灯错(歌词)

昨夜寒风吹过带走谁的情愁凌乱一地相思残破谁潇洒挥挥袖转身泪决堤成河缘何起缘何落听后人说浊酒饮尽山河大好往事一幕如昨也不过是爱而不得故事草草结尾配不上整个开头荒唐半生过唏嘘冷漠旧巷深处红灯笼恩怨交错佳人放下手中剑与子成说洞房花烛交杯酒唯独少了一个我月亦圆月亦缺人生几何浊酒饮尽山河大好往事一幕如昨也不过是爱而不得故事草草结尾配不上整个开头荒唐半生过唏嘘冷漠旧巷深处红灯笼恩怨交错佳人放下手中剑与子成说洞...

2年前 (2020-12-04)
12月见闻与感悟

距离2021年只剩下不到1个月了,这一年过得喜忧参半,喜的是总体还算平平安安,忧的是人又老了一岁,37了到现在还是一事无成,靠这点死工资吃什么,拿什么养活一家老小。一直在人家公司打工也不是办法,总得想办法突围,不然苦日子何时能到头呢?我们不是含着金钥匙长大的,只能靠自己一步一步把路走出来。这两天听闻老四的女儿登记结婚了,也挺快的,来这八年,那时候她还在澳大利亚镀金,这一年回来就给安排婚事嫁了出去,...

2年前 (2020-12-04)
梦见陈晓龙

        11.21上周六,被一通糟心的事烦得心情很不好,晚上回去一通洗漱后倒头就睡,迷迷糊糊就开始做起梦来,梦境中看到了陈晓龙,他正在一家餐厅里做服务生,不知道是托梦还是怎么滴,我是觉得近期没有想这些事情呀,怎么会梦到这样的情境。梦里他知道我发现了他,然后和我一起到了餐厅办公室,餐厅老板接待了我,告诉了我他其实没死,只是因为任务需要假死,隐姓埋名罢了...

2年前 (2020-11-23)